导航菜单
文章正文
【博永分享】一代鞋王富贵鸟“坠地”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08-28 16:15:2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8月26日上午9时,港股老牌鞋企富贵鸟(01819.HK)被取消上市地位。


与此同时,富贵鸟于当天晚间公告称,泉州中院裁定驳回富贵鸟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,并终止重整程序,公司宣告破产。


破产,退市,“中国真皮鞋王”就此陨落。


这家1995年开始生产男鞋,1998年-2012年期间荣获“首届中国鞋王”“中国真皮鞋王”等称号的老牌鞋企,登陆港股六年,有一半的时间处于停牌期。


公告显示,富贵鸟此前两度提交重整计划草案,重整计划草案第一稿为:重整投资人出资 2.25 亿元(其中 1.65 亿元为现金,6000万元为购物券);重整计划草案第二稿的重整模式基本不变,清偿方式变更为全部现金清偿。


首次表决中,应到债权人349家,实际到会债权人347家,同意票债权人137家,仅占到有表决权债权人人数的39.48%,代表的债权金额2.13亿元,仅占有表决权普通债权总额的6.92%。


二次表决中,实际到会债权人348家,同意票债权人235家,占到会有表决权债权人人数的67.53%,代表的债权金额7.67亿元,占有表决权普通债权总额的24.88%。


由于两次草案均未获得表决通过,无奈之下,“一代鞋王”宣布破产,沦为“资本弃儿”。


万千富贵成云烟,富贵鸟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?


一代鞋王发家史


富贵鸟诞生在“中国鞋服制造基地”福建石狮。


主要创始人林和平1957年出生于石狮长福村,由于家庭困难,10岁时,林和平就辍学帮助父母干农活。1976年,20岁的林和平进入长福村村民办的“长福村瓦窑农业社”,担任出纳,并在1982年被选为厂长。


1984年,林和平怀揣着凑来的4万块现金,跟19个堂兄弟一起创办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,主要生产凉鞋、拖鞋等人造革产品,这便是富贵鸟的前身。


不过,五年后,持股的只有林和平和另外三位兄弟林和狮、林荣河、林国强。


1989年,工厂重新制定了经营战略,决定从人造凉鞋、拖鞋转向真皮休闲鞋业务,并注册了“富贵鸟”商标。


也许是名字带来了好运,1990年,改变战略后的第一年,富贵鸟就接到了一笔一万多双鞋子的外贸订单,紧接着,当年销量大开,卖出了10万多双休闲皮鞋。


1995年,富贵鸟的前身石狮市富贵鸟鞋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,随后生产线从男鞋拓展至女鞋,品类还一度扩展至皮具、男装等。


1998年-2012年间,富贵鸟先后荣获“首届中国鞋王”“中国真皮鞋王”“中国驰名商标”、“福建省名牌产品”等称号和奖项。


“踏上富贵鸟,超越豪华人”的广告语开始传遍大街小巷。


在此过程中,中国国家队女排主教练陈忠和、明星陆毅都曾担任富贵鸟的品牌形象大使。


在发展的巅峰时期,富贵鸟一度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、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,被誉为“县城男鞋扛把子”。


六年港股,三年停牌


2013年12月20日,富贵鸟赴港上市,迎来了发展的高光时刻。


上市第一天,其股价就曾一度冲到了8.9港元/股,市值达到百亿港元。


从2011年到2013年,富贵鸟实现营业额分别为16.51亿元、19.32亿元、22.94亿元,归母净利润分别是2.54亿元、3.24亿元、4.44亿元,实现一路攀升。


2015年,成为了富贵鸟的转折点,此时,距离其上市仅两年时间。


当年,富贵鸟的净利润首次出现了下滑,3.9亿元的净利润,相比2014年的4.51亿元,下滑了13.09%。


与此同时,富贵鸟的股价也在2015年达到7.4港元/股的阶段性高位后,一路下跌。


对此,富贵鸟解曾释称,主要在于2015年前后鞋服行业本身受到发展周期影响,加上电子商务迅速发展,线上销售对传统线下销售造成一定挤压。


到了2016年,富贵鸟的零售门店也大幅削减,新开零售门店263家,关闭976家,线下销售渠道也遭受挑战,3000家门店的盛景不复存在。


8月27日,上海一位关注服装鞋服行业人士认为,“富贵鸟在2016年和2017年没有把握好方向,品牌升级和渠道升级没跟上,所以落后了。”


2016年9月1日,富贵鸟宣布停牌,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的若干资料。


不过这一停就是近三年,在富贵鸟六年的港股生涯中,可以想象,有多少时间,投资者都在漫漫等待。


在此期间,富贵鸟的业绩跌跌不休,从年营收超20亿下跌至2017年上半年的不足5亿,此外,2017年上半年首次出现亏损1088.73万元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自2017年中期财报后,富贵鸟就再无财报披露。


可以看到,停牌前,富贵鸟报3.88港元/股,总市值51.89亿港元,已经不及上市时的一半。


不过即便是如今宣布退市,富贵鸟仍然背负着超过30亿元的债务。


如何沦为“资本弃儿”?


从“一代鞋王”沦为“资本弃儿”,富贵鸟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?


也许把时间倒回至其上市两周年之际,可以看得更清楚些。


2015年,鞋服主业不振的富贵鸟,走上了布局金融之路。


当年5月初,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P2P平台共赢社。


同年10月,富贵鸟再次入主理财平台叮咚钱包,成为其大股东。


除此之外,富贵鸟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——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。


也许是富贵鸟管理层认为金融领域投资收入更快更高,不过这一步,却把富贵鸟置于更危险的境地。


2017年4月,共赢社在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再无消息,而叮咚钱包也在2019年8月22日被厦门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。


2017年6月,富贵鸟创始人之一的林国强去世。


令人唏嘘的是,当年12月,其子女在法院当庭宣布,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, 更引发了外界对富贵鸟的财务和经营状况的诸多猜测。


2017年11月,富贵鸟的债务危机开始隐现。


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,要求其支付货款5.67万元;同年12月,佛山市南海匠新鞋业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,要求其清偿货款56.81万元及利息,但开庭时,富贵鸟都没有答辩。


此外,2018年4月,规模为8亿元的“14富贵鸟”债券违约,成为揭开富贵鸟债务迷局的冰山一角。


作为这只债券的主承销商,国泰君安曾在2018年2月发布风险性提示,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。


根据其公告,富贵鸟至少存在49.09亿元的资产可能无法收回,包括货币资金1.65亿元、应收账款2亿元、存货2亿元、其他应收款42.29亿元、固定资产1.15亿元。


对此,中金固定收益研究指出,富贵鸟公司出现回售违约,与其自身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占压及违规担保、财务报表及信息披露质量不佳、内控管理存漏洞等问题有关。后续如果其他应收款项无法收回,公司存在较大资不抵债风险,债务违约后回收率不乐观。


目前,富贵鸟发行的三只债券中,8亿元的“14富贵鸟”和13亿元的“16富贵01”均已实质性违约,涉及本金21亿元。此外,“16富贵鸟SCP001” 超短期融资债券规模为4亿元。


另据公开信息,富贵鸟的债务总额约30亿元,包括“14富贵鸟”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、“16富贵01”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、银行贷款约5亿元,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。


(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)


全屏背景
自定内容

重庆博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电话: 023 -67747933


地址:重庆市北部新区青枫北路双子座大厦B座22-3